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表态 > 正文

我的初恋只有我,没有她

更新:2019-08-27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
我这样说,很多人一定不会明白。是的,我神圣的初恋就是在这样一个云里雾里的场景中发生与结束。

读书的时候,我是一个问题学生,好恶作剧,令校方很头疼。也就是那个时候,Z君随她爸爸工作的调度和我做了同班。我被深深吸引了!她的人如同李春芳的《小芳》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辫子,白白的皮肤,浅浅的酒窝……让我情不自禁地走入老狼的《同桌的你》……

年少时,我们不懂爱情。十四五岁的孩子,正是顽劣时代。我依稀的记得,我常和一个叫孔劲的女同学打仗,和南青青对骂,和很多女同学生事,独独z君是不二的例外。在同班时,没觉得这是什么爱慕之情。直到有一天,我这个问题学生终于惹恼了校方,我被学校退学了。父亲无奈,托关系把我转入了走马中学,我与Z君便失去了联系。

或许我根本不是读书的料,又或许是辞退事件影响了我,在走马中学,我俨然成了小霸王。因为劣迹斑斑,校方不少埋怨我爸爸……我爸爸每次怒火冲冠,无不例外地修理我。我也倔犟,索性辍学不读了。

这样闲荡了一年,父亲怕我在社会上学坏,便把我送到了部队。那一年,我十六岁。

部队的生活很枯燥,但也确实锻炼人。它不仅健壮了我的体格,也增长了我的智慧。在部队的图书室里,我如饥似渴地涉猎知识。终于在十七岁那年,我在报纸上发表了我第一篇处女作《冬天里的春天》。可能少男钟情吧,也可能读书让我脑洞大开,我开始思念z君。

我终于鼓足勇气,向她发出了我的第一封情书,然后在忐忑不安中满怀期待……但事与愿违,石沉大海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电报催归,我才明白自已的荒唐:一,对方还是学生,我这是早恋行为!二,'对方是商品粮,我是农村粮,门不当户不对(那时的户口关系,可以扼杀爱情)!三,她爸爸找到我爸爸,让我爸爸收拾了我!四,她根本看不到我的信件,因为信件被她爸爸截胡了。

饶是如此,我还是没死心,便想通过报考军校来改变现状。但很遗憾,书到用时方恨少,我不出意外地名落孙山了。随着一次次挫折,我也就慢慢死心了。

这就是我的初恋故事。以我今天的理解,它就是一场根本就没有开头,更难以奢谈结果的游戏。但,它也很真实地伴我走过了一段青葱的岁月。也许就因为这个插曲,让我学到了一些知识,总算收割了一些意外的收获了。
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