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表态 > 正文

潘安:所谓爱情,始于颜值

更新:2019-09-06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
古话说,才如宋玉,貌似潘安。

  潘安,又称潘岳、别名檀郎、檀奴。

  谈起古今闻名的美男子,就不能不提他的名字。

  《世说新语》说他:“妙有姿容,好神情。”

  《文心雕龙》说他:“少有容止。”

  罕见的两大经典着作一起“打call”。这样的待遇,放到今天,怎么也得算超级偶像。

  历史上的潘安不仅颜值过人,他的才,他对妻子的爱,也被传为佳话。

  今天,我们一起来解密一下这位享誉古今的美男子。

  1.

  长得好看,也是一种资本

  在历史上,夸别人帅,有个词儿叫“掷果盈车”,这个词正是来源于潘安。

  话说当年潘安年轻俊美,天下皆知。

  他担任河阳知县的时候,在当地广种桃花,来年桃花朵朵开,百姓们称他作“桃花县令”,极尽赞美之辞,这也是中国关于“花样美男”最早的起源。

  这人一旦帅起来,走到哪儿都是焦点。

  那会儿潘安一上街,车儿刚刚路过,女孩们一见自己心仪的男子乘车出行,纷纷给潘安的车投掷香果。

  结果潘安出个游回来,没花一分钱,却总能拉回满满的一车果子。

  后来这个事儿传开了,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天下还有这等好事?

  于是丑男张载就想效仿潘安,最终效果不错,女孩子们一样砸了很多东西给他,不过不是果子,而是硬邦邦的石头,差点没把张载砸死。

  另一位仁兄左思更惨,学潘安大摇大摆走在路上,结果老妪们一看,就你这颜值也敢学我们的偶像?纷纷朝他吐口水!可怜的左思差点成为古往今来“被唾沫星子淹死”的第一人。

  两个男版东施效颦的惨剧。都说明了掷果盈车的典故,主角只能是潘安,换了别人绝对没有这待遇。潘安的帅,绝不是他人可以轻易比拟的。

  不可否认,颜值高,确实是一种资本。

  《分子精神病学》里说:

  当你盯着好看的人时,大脑会分泌出阿/肽(MOR),这是生化奖励机制中一种关键物质,可以帮你产生一种快乐的感觉。

  也难怪我们都喜欢颜值高的人。

  潘安的颜使得他在东晋历史上留下了一个耀目的身影。

  但潘安在历史上有如此之大的名气,绝不仅仅是因为颜值。

  2.

  内外兼修的人,走得更远

  在潘安身上,标签可不仅仅是“高颜值美男”,他还是“西晋文坛三大家之一”、“金谷园二十四友之首”。

  《滕王阁序》里说:“请洒潘江,各倾陆海云尔。”

  钟蝾《诗品》里言:“潘才如江,陆才如海”。

  都颂扬了潘安的才华。

  潘安出生于儒学世家,祖父为安平太守,父亲为琅琊内吏。自小潘安被人称作“奇童”,17岁即被举为秀才。

  众所周知,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汉赋,皆是我中华瑰宝。其中汉赋以辞藻华美,气势磅礴闻名于世,能写好这种文体着实不简单。

  可潘安却是此道高手。

  他二十岁那年,晋武帝司马炎巡视四方,那会儿皇帝都爱作秀,到了老百姓中间,非得拿起锄头耕种几下,出出汗,弯弯腰,锄锄土,让全天下人都称颂一番以显“天子之德”。

  许多文人见到这番情形,马上提笔写文追热点,歌功颂德,于是数以百计的文章就如雪花般飞来。可这么多华美的文章摆在眼前,皇帝却偏偏就看中了潘安的文章。

  念兹在兹,永言孝思。人力普存,祝史正辞。

  一篇细腻却又不失气势的的《籍田赋》,连皇上也给他点赞。

  这让满朝文武都嫉妒不已。于是他们向皇上污蔑,说潘安的容貌只是美颜化妆,他的才也不过是花架子而已,提议让皇上召他进宫一试。

  那天盛夏酷暑,潘安被命令穿冬装面圣,纵使汗水打湿衣裳,他的颜值却没有丝毫影响,论起文章学问,也是对答如流。容貌才华双硬核,这下子人们才真正服气。

  就连后世苏州三大园林之一的“拙政园”之名,也是出自他的作品《闲居赋》。

  容貌出众,才华横溢。这下子我们不难理解了,为何古代美男子如此之多,偏偏潘安名气最大。

  人这辈子,光有面子,没有里子,自己走不远;

  光有里子,没有面子,别人记不住;

  生而为人,你的分量,一定是内外综合的结果,没什么人真的仅靠颜值就能千古留名。

  3.

  专一,是最深情的告白

  纵使赋写得这么好,潘安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却是三首诗,三首悼亡诗。哀悼的人,叫杨容姬,是他的妻子。

  潘安在《怀旧赋》里说:

  余二十而获见于父友东武戴候杨君。始见知名,遂申之以婚姻。

  那一年,潘安迎娶杨容姬。

  虽然年纪上有近10岁的差距,但他们的生活却是恬淡而快乐,举案齐眉,红袖添香,食人间烟火,看朝霞日暮。在最好的年华,遇见最美的人,品尝最珍贵的时光。

  遗憾天不遂人愿。

  杨容姬早早离世,让潘安悲痛万分。

  从此潘安不再续弦,任容颜苍老,写下三首悼亡诗咏诵往昔:

  一句“如彼游川鱼,比目中路析。”

  把夫妻之间的分离,比作比目鱼的离散,一语诉尽愁肠,开了悼亡诗之先河。

  没有潘安就不会有后来苏轼的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。

  他对妻子的情真意切,令无数人动容,史称“潘杨之好”。后人常用这个词来形容夫妻之间的恩爱深情。

  潘安,这个英俊的男子,真的做到了一生只爱一人。

  无独有偶,历史上,似乎越帅越有才的人,往往也越是专一。

  和左宗棠、曾国藩并称“大清三杰”的“雪帅”彭玉麟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。

  彭玉麟和潘安一样,年少时邂逅爱人梅姑,青梅竹马情深义重。

  后来战事爆发,彭玉麟辗转湖南,梅姑特地前来寻他,却因为彭母的刁难,梅不得已,离开了彭玉麟的家。

  待彭玉麟出征归来,梅已病入膏肓,最后黯然死在了彭玉麟的怀里。

  从此彭玉麟搬出自己的家,他说要画十万寒梅祭奠此生挚爱。

  四十载岁月,十万梅花画成。

  人们说他的梅“干如铁,枝如钢,花似泪”。

  把他的梅花与郑板桥的墨竹并列,称为“画坛双绝”。

  又见他每一幅梅花画下并盖上一印玺——古今第一伤心人,皆唏嘘不已。

  回忆中关于你的一丝一缕,终为掌中之笔增添颜色。

  世上最长情的告白,是念念不忘。

  三岛由纪夫说:“我是靠着对你不断的念想,才撑过来的。”

  检验一个人在你心中的分量,就看当她离开之后,你是否会在清晨时分隐蔽地想她,在夜深人静偷偷地念她,在每个孤独的瞬间猛然忆起她。

  一个人一辈子如果没个牵绊心口之人,那是莫大的遗憾。

  世间繁华如三千东流水,岁月沧桑,年华易老。

  喜欢一个人,始于颜值,陷于才华,忠于人品。

  我欣赏这样的男人,他帅,却从不曾放弃对自身才华的打磨。

  他有资本去招蜂惹蝶,却始终坚守内心的承诺;

  在魏晋那样一个浓妆艳抹的年代,独树一帜。

  沧海横流,方显名士风骨。

  天地不过万物之逆旅,光阴不过百代之过客。

  若想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留下惊鸿一瞥,不仅要有过人的颜值,更要有极致的魂灵。

  共勉之。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