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表态 > 正文

穿越万水千山的爱情

更新:2020-09-07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  2006年7月1日,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正式通车,从此结束了西藏不通火车的历史。作为青藏铁路总工程师的妻子,高士荣心中感慨万千,这条铁路承载了她太多的牵挂与心愿。因为,她的丈夫曾在这条“天路”上奋战了2300多个日日夜夜,那是一段高士荣作为一个妻子终生难忘的日子……
 
  在地图上寻找丈夫的足迹
 
  2000年5月初,李金城被任命为青藏铁路勘测现场的常务副指挥长。当他把自己要上青藏高原的消息告诉给妻子高士荣时,妻子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高耸入云的皑皑雪峰、稀薄的空气、千里无人区和野狼的嚎叫……
 
  “能不去吗?”她颤声问道。“不行!让铁轨跨过可可西里,翻越唐古拉山,是几代铁路人的梦想。外国人曾断言‘有昆仑山在,铁路就修不到青藏高原’,我们偏不信这个邪!”李金城抑扬顿挫地说着,高士荣却低头不语。望着泪眼婆娑的妻子,他心里充满矛盾。
 
  他们的婚礼,是李金城在云南昆玉铁路上奋战时举行的。简陋的工棚是他们的新房,一张用砖头架起来的木板铺就是他们的婚床。从那时起,李金城一年出两次差,每次5个月,哪天团聚,哪天就成了小两口的新年,牛郎织女的故事就这样开始在高士荣的人生里上演。聚少离多的日子没有冲淡夫妻之间的感情,可这次丈夫要去的是青藏高原,高士荣觉得心里很不踏实。最终,她还是同意了,因为她知道,青藏铁路是丈夫心中的梦。
 
  李金城走了,家里又变得空空荡荡。高士荣坐在屋里,看着夕阳透过纱窗,照在墙上的中国铁路交通图上,多少年了,她只能在地图上寻找丈夫的足迹。每次站在地图前,回想自己与女儿相偎着度过的一天又一天,泪水就不由自主打湿了她的眼眶。请不起保姆,就自己动手;扛不动煤气罐,就一磴一磴往上挪……苦和累,这都没有关系,让她最无法忍受的是对丈夫沉甸甸的思念和牵挂。
 
  海拔5000米的青藏高原,空气稀薄,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,年平均气温在零下20℃左右,几乎每天都要刮8级以上的大风。强烈的高原反应让李金城和他的同事们流鼻血、头疼、恶心,别说工作,就是呆着什么也不干,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。而青藏铁路东起青海的格尔木,西至西藏的拉萨,全程1100多公里,沿途要穿越雪山、冻土和冰河……他们脚下这条路有多么难走,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深切体会到。
 
  2000年9月13日清晨,李金城率领二十多个小伙子,每人背着二十多公斤重的设备,带着十几个面饼和六七瓶矿泉水,走向无人区。他们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,冒雨勘测完了无人区里地形最恶劣的40公里路段。身体的困乏再加上感冒发高烧,李金城瘫倒在泥地上。这时,大雨变成了冰雹,随后又变成鹅毛大雪,李金城以为自己会永远长眠在这里了。就在这时,这个坚强汉子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拨动了,妻子和女儿的笑脸浮现在他眼前,这些年,他欠她们太多了,他还没有好好补偿她们娘儿俩呢,怎么能倒下!
 
  李金城让队员们把仪器放下,由他照看,让他们先走出无人区,第二天再安排人来接他。谁都知道,一个人留在这里不是冻死就是被狼吃掉。队员们哭着说:“李指挥,你不用说了,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,我们决不丢下你!”勘探队员们互相鼓励着,顶风冒雪,硬是把李金城抬出了无人区。
 
  与此同时,高士荣也从电视里知道丈夫已经进入无人区,她冲到地图前,用笔在无人区的位置上做了一个重重的记号。圈画好了,她的泪也随之落了下来,心像被什么揪在一起般疼。她发了疯似的拨打丈夫的手机,但听到的总是“您所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”,高士荣觉得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。她后悔答应了丈夫去青藏高原,当初就应该抱着他的腿不让他走或者跟他拼命,那样至少她现在不用这么担心他。她觉得自己无助极了,抱着女儿放声痛哭。
 
  2000年12月,李金城被铁道部任命为青藏铁路项目设计总工程师。作为第三任总工程师,修建世纪天轨、完成几代人夙愿的使命落到了他的肩上。他在电话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,高士荣哽咽得久久说不出话来,她由衷地为丈夫高兴,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说:“金城啊,你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一点儿也不能马虎。家里你不用挂念,有我呢。可你自己一定要注意身体啊!你好好的,我们娘儿俩才好,要是你……我可不饶你。”
 
  天轨承载几多牵挂与柔情
 
  2001年3月25日,青藏铁路大会战正式打响,十万建设大军日夜奋战在茫茫高原上。也就在这一天,高士荣在一张白纸上画了一条曲里拐弯的线,并在起点上重重地写下了“格尔木”三个字。
 
  “妈妈,你画这个干什么?”女儿好奇地问。高士荣指着“格尔木”三个字告诉女儿:“爸爸就在这里,等铁路修到拉萨,爸爸就回家了。”
 
  2001年11月14日,昆仑山地区爆发7。1级地震,耗费巨大人力物力挖掘的隧道全部塌方,毁灭性的打击让李金城欲哭无泪。祸不单行,半个月后,另一处工地的地下输油管道被挖破,险些酿成重大事故。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李金城几近崩溃。深夜,辗转难眠的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语气低落而颓废:“士荣,我不想干了,压力太大了……”高士荣能够想象出此时丈夫是怎样的焦头烂额,她安慰丈夫说:“小家庭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,何况青藏铁路这个投资260亿元的浩大工程。谁干都会遇到难题,这些年来你遇到的困难还少吗?不都挺过来了吗?我相信你一定能行,加油干吧,我还等着铁路修好了,你带着我游览西藏呢。”妻子贴心的话语重新燃起了李金城的信心和勇气。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