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个性表态 > 正文

洗了绿萝,窗外蝉鸣叫,热烈减了很多

更新:2019-08-02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
  午后。观黄庭坚《花香熏人帖》。这两句真好:花香熏人乱禅定,心情其实过中年。彼时,七月半。鬼节刚过,沏了龙井茶和阿里山高山茶,给残荷洗尘,又洗了绿萝,窗外蝉鸣叫,但热烈减了很多,有了远意,阳光有了秋意,泛金属光泽。

洗了绿萝,窗外蝉鸣叫,热烈减了很多

  我隐居于故乡小城。黄庭坚说得多好,心情其实过中年。我已是,中年后。人到中年,节奏慢下来,朋友在楼顶种花,有朋友花钱包了一分地,自己种园子,她每天早晨去种园子,中午回来时,采摘了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、南瓜、玉米……还有月季花。她晒得黝黑。那些蔬菜没有农药,她自种自采,复返得自然。
  苏东坡最慕陶渊明,其实也许本没有桃花源。桃花源在心里,归去来辞,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心灵的归来更重要。我偶尔与父母发呆。父亲依然不闲着,或者如木匠一样做一些小物件,或挂在淘宝上买东西,他仍然研究宇宙,对世事不关心。母亲打//,热心帮助别人。院子里的晚饭花和马芷苋开得正旺。母亲说这里就要拆迁了,要赔两套楼房。她难过得很,住了一辈子这个院落,实在不要搬到楼房去住。何况还有猫。
  侄女偷着买虾给猫吃,猫吃的极肥。我的母亲便责怪侄女,侄女便嘿嘿的笑——每次回家,父亲、母亲、侄女、猫,相依为命的活着,恬淡知足,只是粗茶淡饭,却有惊天动地的满足。侄女生日,父亲给她发短信:爷爷奶奶及猫祝贺。有一天侄女和我说:姑姑,我可怕爷爷奶奶死了……我没有说话,给她梳着长发,她的长发到腰际了,又黑又密又长。她说要养得和娇娇一样长。娇娇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快结婚了。
  侄女说要离开霸州:越远越好。她的朋友全在北上广。我想告诉她我年轻时也是这么想的,但年纪越长越想回到家乡,守着故土和爹娘,无论走得再远。但我没说,因为我知道,小鸟儿要先飞出去再飞回来,那是她的生命历程,不可或缺的欢喜和疼痛。
  圣经·传道书中说:万事都是虚空,都是捕风。在虚空之前,我们要捕风,要追风。及至倦了,及至中年后,归去来辞,辞了那些光阴,然后颔首,向命运臣服,繁华、富贵、寂寥……该去的总会要去。这是每个人的归去来兮辞。隐于小城而终老,这是我的归去来辞。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