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个性表态 > 正文

我的孩子

更新:2019-09-11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
我不是女人,体会不到生孩子的风险和艰辛。

记得嫂子生孩子时,因条件限制没去医院,只请了村中一位奶奶。那时,我坐在院中乘凉,正数着头顶上的星星,就听到了一声啼哭。女儿出生前,媳妇只是说有些腰酸,我还怪她大惊小怪。赶到医院,不到一个小时就生了。

从此,我就以为生孩子也不是那么难的事。直到我的一位同乡媳妇,在医院待产了一周,最后大出血,差点生命不保,这才知道生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因职业原因,经常出入景区,从而迷上了摄影。拍片归来,饭都不吃,就钻进书房,打开电脑,去导照片。先将照片分好类别,然后细细筛选,将废片删除。每次看到满意的照片,都欣喜万分,自信满满,很有成就感。也顾不得满身尘土,劳累万分,就兴致勃勃进行后期加工。全部工作完成后,基本上都已夜静更深了,这时才发觉全身快散了架。但上了床,依然是欣喜兴奋,不能入眠。

没事的时候,我就会细细检索那些照片。有时我会觉得,它们就是我小小的孩子,和我一起成长,一起见证那苦乐酸辛。

尽管朋友、同事都说我照得好,但随着接触"大家"多了,比对多了,慢慢觉得自己的作品还很是稚嫩。就像《邹忌讽齐王纳谏》中的:"孰视之,自以为不如;窥镜而自视,又弗如远甚。"不禁有些灰心,有些气馁。

可再一想,它们尽管有许许多多的缺陷和不完美,但它们是自己的孩子啊!为了它们,我付出了多少艰辛。为了拍日出,我得凌晨三四点就起床;为了拍雪景,我得在雪中跋涉十多里;为了找寻好素材,我可以一天不吃饭,只带一些干粮远行;为了获得最佳的角度,我忽略了多少潜在的意外和危险。

再丑,也是自己的孩子。

摄影不成,就去写作。

开始提笔的时候,就像便秘。明明有感觉,就是表达不出来,憋得慌。慢慢写得多了,也就流畅了些。费心劳神写出来,自己觉得不错了,可与古今先贤的忧国忧民大作一比,又觉得太小儿科。自己的作品只是个人的一些忧思感伤,根本不能登大雅之堂,于是便再去修改。这时,才对曹雪芹呕心沥血,十载增改披阅《红楼梦》有了深深体会。改来改去,有些终究改不成。有些改成了,自己也觉得满意,便有些怡然自得了。可编辑们的寂寂无声,又如兜头一盆凉水,把满腔热情淋了个精光。不禁怀疑,自己是不是也不是这块料。

但总不能干一行,废一行吧!于是,就又像鲁迅先生点起一只烟来,默默钦佩那些灯罩外乱撞的小青虫那样,老老实实爬格子去了。

苦尽甘来,我渐渐体会到了写作的乐趣:一丝淡淡的忧,一丝隐隐的伤,一点微微的光,一点暖暖的阳,一缕浅浅的笑,一眸深深的情。看着许许多多的"孩子"从我的笔下诞生,我突然感到无比心安,无比宁静,无比美丽神奇。

有时心烦,写不下去的时候,我会点开《photo》或《随笔》的文件夹,静静地看,默默地想。展望路上的风景,凝视女儿成长的脚步,追寻故乡模糊的影像,追思亲人们团聚的时光——

这些照片与文字,它们都是我的孩子,虽然我在"阵痛"中"分娩"了它们,可它们给我的回报又是何其丰厚啊!

农民们播下了种子,等待着收获;工人们制造出产品,盼望着出厂;创客们成立了公司,期待它壮大;科学家千百次不懈,追寻着梦想;还有那作家、画家、音乐家、思想家们,他们不都在精心呵护他们的"孩子"么!正因为有了那些形形色色的"孩子",我们的世界才如此多彩,我们的脚下才一路花香。

轻轻凝望着我的那些"孩子们",我的心不禁有了莫名的激动,莫名的感恩。因为你们,我人生的道路才洒满阳光,我前行的脚步才如此坚强。

我的孩子
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