鲜活

  舌尖五味,酸甜苦辣咸。鮮,不在其列。
  
  我们发现,即便精通词藻,也很难一语中的;或者拨开一堆云山雾绕的形容词,依旧还是不得要领。这是一种飘忽难表的滋味,近乎诗词意境,品得出,却说不清道不明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鲜,是一种玄而神秘的东西,由口入心,有渗透身心的愉快。
  
  这不一般的滋味,来源于新鲜。有别于酸甜苦辣咸,这种口舌一新又为之一振的味道,多半没有时光的调和,出了水,脱了泥,便很快上了桌。想要捕捉这样的“乍见之欢”,却发现,那味,总是难以持久保留。
  
  何物最“鲜”?初宰的羔羊,初捕的鱼虾,就地一瓢清水,文火炖煮,取盐开味,仅仅如此,就能品出个鲜!
  
  可见,这鲜味背后,是一片活蹦乱跳的勃勃生机,灵动,鲜明。由此一来,鲜活一词,也从味觉的餐桌,开始走向了欣欣向荣的大地。
  
  大地的鲜活,是万物的生动,是生命的郁郁葱葱,是一种真真切切的力量。里尔克说:“好好忍耐,不要沮丧。如果春天要来,大地会使它一点一点完成。”当然不必沮丧,生意盎然是不可抗拒的,它们终究会给平凡的大地带向春天,带去风景,带来希望。
  
  生命前赴后继,历史也随之勇往直前。
  
  有人会说历史已遭尘封,一去不复返。时间不语,却回答了所有问题。历史,早已被一字一句写进了诗歌文章,被一腔一调唱进了南韵北律,也被一凿一斧嵌进了宫瓦城墙……如今,它们依旧鲜活,历历在目。
  
  镜史,是为了观今。纵使历史生动,但日子才是当下的。把日子过得鲜活,同样别是一番滋味。
  
  日子的鲜活,在于满腔热情地对待每一天,在生命的所有时间乐观、向上,因为活力十足,而格外鲜亮夺目。生活会有困顿,生命总有劫难,或是突如其来,或是久在其中,但总可以度过去,彼此守望相助,抑或独自从容直面。
  
  多给日子提提鲜,尽量不要让负面情绪久在时间里酝酿发酵。
  
  每日唱唱歌,不论何时何境,不妨都对世界报之以歌;与人结交,融洽相处,家庭祥和;热衷琐事日常,购物采买,坚持运动、劳作,保持身体的积极;亲手制作食物,并与人分享;努力工作,努力前行;有追求,时刻呵护信念;拥抱自然,触摸万物生长的力量;陪伴小动物,接纳友谊与温暖……这些,都是生活中的“提鲜剂”。
  
  寻常的日子里,活得既有心意,也有新意,热气腾腾,生活会更富色彩,也更有力量。属于自己的生活,不必他人过目不忘,只需自己乐在其中。
  
  把日子过成诗,也许并不容易,但可以更鲜活动人。  

[ 点击进入 鲜活 链接页面 ]



[ 打开 鲜活 分享页面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