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伤感表态 > 正文

人命断送了儿子的出国梦

更新:2019-09-10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
眼看儿子就要出国读书,于建新却没忍住,硬是和另一名家长因为“护犊”,发生了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
  rdquo;

  1

  2017年3月中旬,山东烟台的于建新,发现读初二的儿子于浩,每天都闷闷不乐。他以为儿子是因要忙出国英语水平考试,压力太大,便没放心上。

  不久,学校的月考成绩下来了,于浩依旧排名年级前三,但他心情看上去更糟糕了。追问再三,于浩才说:“老师要优帮差,让孙铭阳跟我坐同桌了。他上课根本不老实,很烦人!”

  听了这话,于建新皱了下眉头,安慰儿子道:“不相干的人,别搭理!你还有几个月就出国了,别惹事。”

  话虽如此,但于建新知道儿子正处在关键时刻,要真被那个“熊孩子”给耽误了,可就得不偿失了……

  时年41岁的于建新,祖籍泰安,父母都是农民。当年,他依靠读书跳出了农门,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事业单位,与妻子陈丽起初是同事。儿子于浩两岁时,陈丽父母经营多年的水果行需要人打理,她就辞去公职,接管了家里的公司。

  过去十多年,她眼光独到,将传统的水果批发生意,拓展到高档果品超市,还做起了网店,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妻子忙事业,于建新就更多地承担了家庭琐事,悉心培养儿子于浩。所幸于浩从小成绩优异,参加各种竞赛均有所斩获,是“别人家孩子”的典型代表。

  于浩的突出表现,让夫妻俩早早计划着,等他初中毕业就送出国去读书,冲刺世界名校。去年初,于浩就被家里安排到教育机构学语言。打算给儿子陪读的于建新,也重新捡起了英语,陪着儿子一起学习起来。

  陈丽跟丈夫保证,她一定好好赚钱,确保爷俩出去之后,不为钱的事操心。现在,一切都由中介准备就绪,只需等于浩中考结束之后,拿到最后一次语言考试的成绩,就能飞赴美国继续学业了。

  考虑到于浩的未来已如箭在弦上,确实不容任何事情干扰。于建新决定找儿子的班主任何老师谈谈,尽快给他换个位置。然而,没等他去学校,就接到老师的电话,说于浩在学校被人打了!

  于建新立刻从单位赶去学校,在老师的办公室,看到儿子鼻子通红,塞着一坨卫生纸,还带着血迹,明显有哭过的痕迹。站在一边虎头虎脑,满不在乎的就是他的同桌孙铭阳。

  从老师的口中,于建新得知了两个孩子发生冲突的经过:月考成绩出来后,孙铭阳是全班倒数第三,订正几遍的试卷,还有错误。

  当天,他想让于浩给他讲讲最后的思考题,明明是找人帮忙,他态度却很恶劣,伸手就拿笔戳了于浩胳膊,说:“哎,这题怎么做?快跟我讲讲,待会老师上课要提问的。”

  正专心致志背英语单词的于浩,胳膊一阵刺痛,非常恼火地说:“没空。”

  被拒绝后,孙铭阳觉得没面子,不停拿笔戳于浩的胳膊:“胆肥了,忘记你小时候被我骑着挨揍的事了,是不是皮又痒痒了?”

  恰好班主任进教室,将一切尽收眼底,当场把孙铭阳训斥一番。

  当天的数学课,孙铭阳因被老师点上讲台,答不出来被全班同学们哄笑。窘迫得脸红脖子粗的他,只记下了于浩响亮的笑声。

  那天下午,孙铭阳将于浩堵在洗手间,骂他王八蛋、小瘪三,不断推推搡搡。比他矮了大半头的于浩,哪是他的对手,两人撕扯到最后,于浩的鼻子就被打出血了。

  何老师电话通知于建新之后,又跟孙铭阳的父亲孙大超打电话,让他来一趟。谁料到,孙大超得知儿子惹事,直接说:“抱歉,老师我今天在出差,赶不过去。这孩子不省事,您狠狠管教,我们没任何意见。”

  他绝口不问是哪位同学受伤,也没提一句道歉,让何老师气结。面对匆匆赶来的于建新,何老师也相当尴尬,只能当着他的面,将孙铭阳狠狠训斥了一通。为了让于浩消气,何老师当场答应,回教室就给两人调换座位。

  2

  晚饭时,陈丽盯着于浩脸上的瘀青食不知味,几次放下筷子唉声叹气。饭后,儿子回房复习功课,陈丽收拾完毕,回到房间跟丈夫抱怨:“孙铭阳从幼儿园起,就没少欺负同学。以前小,打打闹闹,咱们就忍了,现在还变本加厉了!”

  于建新也气恼地说:“是啊!家长也不好好管教,出了事都不露面。”

  俩人越说越生气,于建新干脆拿出手机,进入班级的QQ群,直接发消息道:“我是于浩的家长,今天,孙铭阳辱骂并动手殴打我孩子,导致他鼻子出血。事发后,他既没有道歉,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家长的沟通信息。”

  ldquo;这次我郑重提醒,希望孙铭阳家长加强孩子的品质管教,不要让类似的事情发生。孙铭阳的家长对于我的提醒,可以选择置之不理,但最好能想方设法提高小孩的素质。如果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,对于缺少管教的行为,绝不轻饶!”

  不一会,孙大超在群内发消息说:“小孩之间闹矛盾,你绝不轻饶?我是孙铭阳的父亲,有空的话,下周我跟你道歉。但我也想问问,你如何不轻饶?要教我做人?”

  就这样,两位父亲针尖对麦芒,在群内怼得难分难舍。有其他家长出来劝阻,但谁都没有理会。最后,两人杠到要约个架,见面好好“谈谈”,直到班主任老师接到其他家长的电话,才出面在群内禁言。

  接下来两天,于建新接送儿子,都不忘叮嘱他:“如果那混球再找你麻烦,记住别硬扛,回来告诉爸爸!”于浩总是挥挥手说:“没事,有问题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  几天过去,于建新发现换了座位后,儿子的心情恢复如常,每天学习效率也很高,才放下心来。

  4月3日傍晚,于建新接到培训机构的电话,说于浩没按时去上课,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?平日于浩放学,都会自己去附近的培训机构上英语,晚上8点,他们夫妻俩才一起从公司去接他回家。

  正在公司陪妻子看报表的于建新,赶去学校,发现早已人去楼空;赶到小区楼下,看到儿子房间亮着灯,悬着的心才放下。

  但一进门,他俩就发现儿子额头红肿,还破了皮。面对父母的询问,于浩倔强地说:“没事,我自己已经解决了。”

  原来当天下午,于浩参加体育课小组测评,拖了平均分后腿,被孙铭阳嘲弄,两人再次发生冲突。孙铭阳将他推倒,撞到了头,他也狠狠地踢了对方肚子两脚。

  一听到孙铭阳的名字,于建新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小子肯定是报复,前几天挨批,心里不舒服。”陈丽给儿子消毒、上药,并问:“老师知道了吗?有批评你们吗?”

  于浩说他俩都在办公室被罚站了。放学时,孙铭阳的爸爸来接他,还被老师教育了一番。但是他爸当着老师的面,不停道歉,出了教室就跟没事人一样。

  最气人的是,离校时,他们在校门口遇见,孙铭阳还警告他:“别嚣张,你成绩好、老师护着你,但我照打不误!”当时,孙大超边走边接电话,也没出言阻止。

  联想起此前在家长群的争吵,于建新认定是孙大超纵容儿子行凶。

  陈丽也气不打一处来,她告诉丈夫:“孙铭阳家在哪儿我不知道,可他姥姥就住隔壁小区,靠路边那一栋。平时,那孩子都住在那儿,离学校近,咱们现在就过去找他!”

  夫妻俩当即就拉着于浩,去了隔壁小区,要跟孙铭阳家长好好理论理论。经过一番打听,他们敲开了孙铭阳外婆冯秀琴家的门。当时,孙铭阳正在写作业,他的父母吃过饭,已经离开了。

  从小被父母娇惯的孙铭阳,对于建新夫妇的质问,各种不服,嘴里骂骂咧咧的,彻底将他俩惹恼了,他们怒斥了孙铭阳,还对冯秀琴吼道:“孩子不管教,将来出社会自有人教训,到时有你们倒霉的时候!”

  起初,冯秀琴还一个劲地劝,后来,于建新和孙铭阳对吼的声音,吵得整栋楼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渐渐地,老太太面色苍白,气得坐在沙发上直喘气,再说不出话来。物业接到投诉,登门来查探,才将于建新夫妇劝走。

  他们走后,冯秀琴气急攻心,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,手脚直哆嗦,心跳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怕暴脾气的孙大超知道这事后,又来闹个天翻地覆,只能打电话叫儿子、媳妇回来,将她连夜送到医院。

  3

  第二天清早,孙大超刚上班,就接到妻子冯/云的电话,将他骂得狗血淋头,怪他在外面惹事累及自己的老妈!

  挂了电话,孙大超憋了一肚子气,先去医院探望岳母,免不了又被大舅子数落:“教子无方,还被人找上门!你想要老太婆的命啊!”

  时年47岁的孙大超,在一家国企做销售,尽管工作稳定,收入也还不错。但毕竟人到中年,竞争力有限,在单位还是有点憋屈。

  他的妻子冯/云,已是一家三甲医院骨科护士长,平日俩人都忙,孩子只能指望岳母。

  出了这档子事,冯/云每天回家,都忍不住抱怨,从公婆没用帮不上忙,到孙大超没能耐,连带教出来的孩子也顽劣,唠叨个不停。

  孙大超也不敢反驳,被说烦了,就冲儿子发脾气,怪他在学校惹事生非。

  孙铭阳瘪着嘴辩解:“爸,这事也不能怪我,要怪就怪于浩他爸爸!”儿子的话提醒了焦头烂额的孙大超,当天,他跟跑运输的发小陈志海吐槽:“娃儿之间打打闹闹,算个啥啊?你说那货是不是小题大做?”

  他将此前家长群跟于建新对掐,以及对方闹上门的经过,竹筒倒豆子般对着陈志海痛骂了一番。越说越来气,末了,孙大超说:“哥们,你叫俩兄弟,跟我一起去他们家店里评评理去!”

  陈志海早年因打架伤人,入狱过两年,有不少社会上的“朋友”。他出狱跑运输时,孙大超在他买车时偷偷支援过2万元,如今他开口求助,陈志海自然义不容辞,满口答应下来。

  接下来两天,孙大超以跑业务为由,每天开着车,在学校附近蹲点,摸清了于建新接送孩子和日常行动路线,也确定了他们家公司的所在地。

  4月10日傍晚,孙大超带着陈志海等一行五人,来到陈丽公司。

  不久,下班后的于建新,也赶来这里陪妻子吃饭,夫妻俩刚端起饭盒,外间的果品行就传来一阵喧闹:“让你们老板出来,这事没法跟你们谈!”

  夫妻俩闻讯出来,立即就明白,这是上门找茬的。毕竟,俩孩子从幼儿园起,就是同学,这些年就算没直接打过交道,在每年的家长会上,碰过的面也不下十余次。

  经历此前的不悦,两家也算积怨已深,于新建说:“孙铭阳没管教好,欺负同学,害群之马!”孙大超道:“我的孩子犯错,我自然会管教,闹到我岳母家,欺负老人半条命没了,你能耐啊!”

  俩人吵得面红耳赤,从就事论事,直接上升到人身攻击,很快撕扯起来。一旁的陈志海,生怕哥们吃亏,招呼着哥几个就冲了上去。果行当天,除了两位女售货员,只有一位男搬运工在场,即便有他支援,也是双拳难敌四手。

  这群人扬言要讨回“公道”,打架过程中,还将超市的存储箱碰倒,将不少进口水果踩得稀烂,冰柜门上的玻璃碎了一地。陈丽眼看着丈夫落了下风,立即选择报警求助。

  直到警察赶来,孙大超几人才停手。面对警方,他还硬气地说,是于新建夫妇上门殴打他岳母,他才来讨说法的。根据损失惨重的现场和调取的监控录像,警方最终认定孙大超几人的行为,涉嫌寻衅滋事,将几人带回了派出所。

  最终,为了免于刑事处罚,孙大超选择给于新建道歉,并赔偿5000元经济损失,并保证今后绝不再犯,才了结此事。而于新建夫妇,即便拿了赔偿,也觉得自己吃了哑巴亏,憋着一肚子气,收拾好果品超市残局。

  4

  没几天,这起因孩子纠纷引发的斗殴,就传到了学校。于浩和孙铭阳再次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,何老师循循善诱道:“同学之间,应该互相友爱、互相体谅。你俩闹个矛盾,把家长也牵扯进来,还惹出这么大事,影响多不好……”

  家里发生一连串麻烦事,孙铭阳也意识到,始作俑者就是自己,心里也颇为不安。那天,他主动跟老师承认错误,并跟于浩道歉,表示今后再也不欺负同学了;于浩也表达了对孙铭阳外婆的歉意,希望她早日康复。

  在老师的协调下,两个孩子就此和解。之后几天,孙铭阳还找于浩借过考试笔记,归还时,有不懂的问题,于浩也耐心地跟他讲解了一番。在孩子之间,这件事已然翻篇了。

  他们回家后,各自跟父母汇报过此事,考虑到对孩子的正向教育,双方家长不约而同地夸了孩子懂事,叮嘱他们今后多与人为善。但私底下,孙大超心里却依然满腹牢骚。

  4月16日,孙大超参加陈志海母亲的寿宴,当着众人的面,还愤愤不平地说:“将来这货千万别犯我手里,肯定让他好看!”心里有气喝酒更易醉,他喝得酩酊大醉,在休息室睡到傍晚,才醒过来。

  因为着急接孩子,加上酒店到他学校只有3公里的距离,孙大超便没叫代驾,直接开车走了。结果,刚走过三个红绿灯,就因为酒精作用反应慢半拍,左转时没有提前打转向灯,跟一辆直行的小轿车撞上了。

  对方下车查看,发现孙大超满身酒气,不顾他的阻拦,直接报警。孙大超只能认栽,被带去交警大队验血,很快被确定为酒后驾车,被处以暂扣6个月机动车驾驶证,罚款2000元。

  交完罚款,孙大超跟冯/云打电话,央告她把车从交警大队开回家。一路上,冯/云都阴沉着脸,不停地怒骂他:“你40多岁的人,天天不消停。闹事赔钱、酒驾罚款,我妈还住院,你挣几个钱,够往外掏吗?”

  妻子的话,句句扎心,孙大超越发心烦意乱,最后猛喝一声:“你有完没完?老子一身晦气,都是姓于的王八蛋害的。信不信,我让他把钱给我吐出来!”冯/云厌恶地回道:“你别瞎搞,下次再闹进派出所,我是不会管你的。”

  之后,冯/云再没给过丈夫好脸色,孙大超没了驾照,不能蹭单位的公车办事,接送儿子不是挤公交,就是打的士。钱没少花,还经常耽误事情,又没少被老婆挤兑。

  4月25号,孙大超要出差,因不能开车,只能提前一天定卧铺大客出行。加上冯/云值夜班,家里没人,他只能将儿子送到刚出院的岳母家,好让他第二天就近去上学。

  从岳母家出来,已近晚上9点钟,他在小区门口的广场,跟出来遛狗的于新建迎头遇上,他将于新建堵在路边,说:“我岳母昨天才出院,她这场吓出来的病,你们必须负责,得给她承担5000块医药费。”

  于新建没好气地说:“老太太年纪那么大,心脏早就不好了吧?又不是我气出来的,休想找借口讹诈!”

  孙大超听到“讹诈”,气得跳起来说:“你家有钱了不起啊?就可以随便污蔑别人!”

  见他这副模样,于新建根本懒得搭理,直接丢下一句:“有本事你拿出证据,咱们法院去评理,别在这里乱咬人!”说完,他就牵着狗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孙大超气得跳脚嚷嚷道:“老子心里不舒服,你也休想好过!”引得周围跳广场舞的老人,纷纷侧目。

  回到家,于新建跟妻子说道:“这人跟牛皮糖一样,粘上就甩不掉了。”

  陈丽叹口气说:“孩子没事就行,咱们也别跟他计较,降低了档次!”俩人最终统一意见,儿子出国在即,没必要再生事端,今后遇见惹不起躲得起。

  5

  这次出差,孙大超更是倒霉透顶,谈合同当天,遭遇了大暴雨,淋成了落汤鸡不说,还迟到了一个小时。对方公司本就觉得利润太薄,不划算,索性以迟到为由头,拒绝了签约。

  丢掉了单子,孙大超欲哭无泪,更被比他年轻好几岁的上司,骂了个狗血淋头,甚至下了最后通牒:“这个月,如果拉不回同等价值的单,下一批末位淘汰,就是你了!”

  4月28日中午,孙大超灰溜溜地回到单位,又被领导痛骂一顿,心里憋屈的要死,却又毫无办法。傍晚,他到学校去接儿子,老远看到于建新父子俩,满面春风地笑着,边走边说着什么。

  见到孙大超,于建新想起妻子的话,就低着头继续跟儿子说笑,假装没看见一般走了过去。进了教室,孙大超发现儿子恹恹地趴在桌上,订正一张画满红叉、分数惨不忍睹的试卷。

  而教室后面,几位家长和学生,对着月度成绩排名表议论着,看到他进门,大家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停住了嘴,四散开去。孙大超走近一看,发现儿子排在倒数第五,后面有个同学已经半退学状态,还有一个患病很久没来上课了。

  他又发现,于浩的名字位列榜首,尤其是数学成绩,还是满分。回家的路上,孙大超满腔怒火,在校园里,就狠狠踹了儿子一脚:“你个兔崽子一点也不争气,我都没脸到学校来接你。”

  之后,把他儿子丢到岳母家,就去参加同事家的喜宴。晚上9点多,于建新外出遛狗归来,跟喝得醉醺醺的孙大超,再次不期而遇。走在前面的于建新,并没有看到他的存在,而是边走边跟小区里的一位妈妈,聊着孩子的教育之道。

  那位妈妈抱怨孩子没考好,羡慕地说:“你儿子真优秀,我要向你们学习。”于建新谦虚客套一番后,跟对方交流了些培养孩子的经验。

  没想到,刚说了几句就听到后面有人:“切!有什么好炫耀的,不过是仗着有钱使劲请家教,死读书!”

  于建新扭头,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,气恼地说:“肯定没你的能耐,教出那么好的孩子。”说完,他就牵着狗,准备快步离开。可没想到,还没走出5米,对方就追了过来,猛地朝他后背踹了一脚。

  巨大的力道,让于建新一个踉跄,差点栽倒在路边花坛里。稳住身形后,他扭头怒道:“你有毛病吧?”

  孙大超喘着浓重的酒气冲上来,揪住他的衬衫领口道:“瞧不起人,没你有钱,没你儿子学习好,就给老子脸色看。上次的账还没清算,我岳母的医药费,你今天不吐出来,就别想溜!”

  于建新还没反应过来,孙大超就伸手掐着他脖子,他想掰开对方硬邦邦的手,但无论是个头还是力气,都不占优势的他很快被掐得憋红了脸。

  在一旁被吓呆的那位妈妈,这才回过神来,喊道:“松手,有什么事好好说啊!”

  趁着孙大超愣神的功夫,于建新奋力挣脱了他的禁锢,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。

  孙大超又扑上去,一脚将他的手机踢飞到草丛里,又狠狠挥拳将他打倒,将他按在地上殴打。

  于建新在挣扎中,触到裤兜里的钥匙串,摸索着打开了上面挂着的一把水果刀,朝着发酒疯的孙大超挥舞。可一眨眼的功夫,谁也没想到,孙大超竟然捂着脖子,倒在了血泊里。

  这时,闻讯赶来的围观人群,有人发出惊叫,有人赶紧报警求助,但救护车到达时,孙大超已经因失血过多休克,还没等送到医院就停止了呼吸……

  惨剧发生后,于建新依法被公安机关逮捕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。尔后数月,陈丽多方奔走,希望能为丈夫求得谅解。

  然而,这份歉意和请求,并未获得冯/云的认可,她坚持不接受任何赔偿,只要公正的判决。当年底,于建新被当地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,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。

  得知父亲出事的始末,孙铭阳愧疚万分,久久无法接受真相,一度想退学在家,性格变得越发叛逆乖张,经常将冯/云气得失声痛哭。中考成绩也是一塌糊涂,分数只够读个技工学校。

  而于浩的出国梦,也就此断送,父亲锒铛入狱后,他非常自责,成绩下滑的很厉害,甚至害怕出门,更无法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。

  心力交瘁的陈丽,只得将生意托付给年迈的父母,自己带着儿子转学到临市,希望在陌生的环境里,他能够尽快自愈,早日回到正常状态。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