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伤感表态 > 正文

蝴蝶飞过物质的沧海

更新:2020-10-21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  尽管她设想过净身出户后的生活会遇到许多困难,但没料到,它会以这样的方式蜇了自己一下,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  
  一切都是浮云
  
  很喜欢那款羊绒大衣,许锦雯把三个颜色都试过了,但偷偷地瞄了眼吊牌上的价格后,她对营业员说:它不适合我。因为上个月的银行账单还没还,半年的房租也不是笔小数目。
  
  营业员白眼快把许锦雯砸到十八层地狱了,她一咬牙,“把白的那件给我包起来。”
  
  一旁的闺蜜万迦却没有放过这个奚落她的机会:“我还以为你的爱情能当饭吃能当衣穿呢,没想到你也会有买衣服看价格的时候?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离婚?离婚不说,两个人都还净身出户,以为还小年轻呢,为爱奋不顾身。”
  
  许锦雯说:“我原来的婚姻像个笼子。”
  
  “那也是镶着钻石的笼子!现在杨峰能给你什么?别说让你过好日子,现在你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敢买。他哪一点比得过肖帆?”万迦恨铁不成钢地把许锦雯扔在了路边,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  
  肖帆哪里不好,许锦雯说不出来,这十年来她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。但他哪里好,许锦雯也说不出来,这段婚姻里,她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,他可以娶她做妻子,也可以娶张锦雯,李锦雯,在他心里,她只是一个面目模糊的女人。离婚时,许锦雯没有要他一分钱,那时,她心里除了杨峰,一切都是浮云。
  
  不看好这段感情的,不止闺蜜万迦一个,还有许锦雯的父母。他们说,“一个离了婚什么也没有的三十多岁男人,嫁给他,你就等着以后哭吧。”
  
  被扔在路边的许锦雯,半个多小时也没抢到出租车,这时正是下班高峰,人多车少,穿着高跟鞋的许锦雯跑来跑去和别人抢出租车,腿痛得要断了样,想想过去自己开车哪里会受这些折磨?尽管她也设想过净身出户的生活会遇到种种困难,但没料到,它会以这样的方式蜇了自己一下,一点防备都没有。杨峰来接她时,许锦雯靠在他的肩头大哭了一场。
  
  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情比金坚
  
  许锦雯铆着劲要证明给所有人看:她和杨峰这段感情,情比金坚。
  
  两个人的收入不低,但要另起炉灶过日子,还得维持往日的体面,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许锦雯有些后悔当时同意杨峰租这么贵的房子,他当时献殷勤是逞一时之快,过后为柴米油盐算计的还不是自己。
  
  才住进来时,许锦雯还会和杨峰开玩笑,两个人跳上跳下地满屋追打。现在,许锦雯没心情开玩笑了,马上要交半年房租,许锦雯数了数钱包里的现金,连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。房东催了她好几次了,房租钱却还没有着落,总不可能再找父母要吧。
  
  她突然想起杨峰给过她一张储蓄卡,卡上有两万块钱,是他过去瞒着前妻存的私房钱,他说现在不需要了,让她保管。当时许锦雯没在意地把卡扔在一旁,现在却想不起放在哪里了。翻箱倒柜也没找到那张卡。
  
  打电话给杨峰,他支支吾吾:“哦,上个月同事去美国学习,我让他回来时帮我买个笔记本电脑,你知道,我那个破笔记本也该换换了。”那台“破笔记本”,她记得是他去年才买的,他换笔记本像自己换衣服一样。
  
  晚上,杨峰嬉皮笑脸地想蒙混过关:“当时同事走得急,忘了和你讲一声。”
  
  “你倒是忘了,房东可忘不了,打了几次电话催我交房租,你花那的时候有没想过我?”许锦雯平时挺讨厌唠叨的女人,但一想起昨天营业员的白眼,闺蜜的奚落,她就心头一酸,忍不住念叨起来。
  
  杨峰哄了半天,见她仍没收声的意思,泄气地说,“这样的生活,和我们过去的日子有什么不同?”许锦雯一下安静了。
  
  以前,她设想过许多和杨峰吵架的原因,唯独没想过钱,当初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钱算个屁啊,两个标榜情比金坚的男女,如果现在却为了钱闹起来,真是太讽刺了。许久,杨峰转过身来抱住许锦雯:我们一定会幸福的,困难都是暂时的!
  
  到底是谁虚荣
  
  许锦雯坐在沙发上盘算,如果这三个月内自己忍一忍,不去逛商场,就能把借朋友的这笔钱还上了,可是,下个星期杨峰妈妈六十大寿,那份礼却是不能不送的。
  
  周末,杨峰和许锦雯一起去商场选礼物,一路上,杨峰都在嘀咕:老太太过生日,一定要给她个惊喜!
  
  她选了几样小首饰,杨峰都说不好,他走到一个金寿星面前高兴地嚷嚷,“这个好,这个好,老太太肯定喜欢。”许锦雯上前看了看价签,“这个不好,太俗气了。”
  
  但不管怎么选,杨峰看中的东西都是些大块头的,这让许锦雯觉得头大,找各种理由泼冷水。杨峰不笨,他脸上开始有些挂不住了,最后,他不再问许锦雯的意见,直接喊售货员把那个8000多元的金手镯包了起来。
  
  回家的路上,两个人都沉默着。
  
  杨峰先开口:“锦雯,不然我们把房子退了,换个房子住,这样每个月能节约出一笔开支。”许锦雯朝他吼道,“当初你非要租这里,现在又退掉,是想让朋友看我的笑话吗?”
  
  杨峰盯着跳起来的许锦雯说了句:“虚荣!”
  
  许锦雯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,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账单“哗”地一下,扔在他面前,“看看是谁虚荣,是谁打肿脸充胖子!”这些账单是杨峰这几个月给他女儿、***妈、许锦雯还有他自己买东西的消费记录。过去,杨峰荷包坚挺的时候,喜欢买些华而不实的礼物让家里的人开心。在这种惯性,延续到没有钱的日子,就由美德变成了恶习。许锦雯拖着箱子回了娘家,杨峰也没有追出去把她拦下来。
  
  夜凉如水,那晚他们在不同的两张床上失眠。
  
  杨峰抽了一晚上烟,他不明白,当初那个吸风饮露的许锦雯,怎么会为了这点钱和自己翻脸。
  
  许锦雯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,觉得像她和杨峰的感情,看不到的未来。生活是一片汪洋,没有了物质做的小舟,他们像两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。
  
  你不觉得自己穷,那你就真的不穷
  
  许锦雯没想到前夫肖帆会约她喝茶,也没想到自己会答应。怕他看出自己的窘况,那天她刻意打扮了一番赴约。
  
  许锦雯猜到肖帆想说什么,一路上她问自己,如果他还有复婚的念头,答应还是拒绝呢?肖帆比许锦雯先到,已经点好了茶,他望着一脸踯躅的许锦雯说:“给你点了这里最贵的大红袍。”
  
  许锦雯想,他还是那么喜欢替人做主,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问过我喜欢什么。
  
  他一开口,许锦雯知道自己又猜对了。“听说你现在过得不太好,我知道你肯定会后悔,如果你回来,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抓紧时间做决定,错过这个村以后就再没这个店了。”
  
  这么多年,许锦雯一直讨厌肖帆身上这种股居高临下的气场,今天,她努力克制着,想用一个公平的视角看他。
  
  这时,肖帆的电话响了,他瞟了眼号码,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,走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接了电话。这个场景,许锦雯非常熟悉,那些日子,这些神秘来电像一把利刃伤过她无数次。为了安逸的生活,重新回到那个笼子,做个标本一样的好妻子,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?
  
  许锦雯起身告辞,“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决定,现在也不会改变。”
  
  许锦雯去商场退了那件羊绒大衣,现在,营业员的白眼对她也不再有杀伤力,回家顺路去超市买了些菜,正好下午菜品打折,同样的价格,比平时多买了两样菜。许锦雯握着退衣服的那沓钱,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小富婆。本来嘛,生活就是这样,你不觉得自己穷,那你就真的不穷。
  
  杨峰望着丰盛的晚餐,有些错愕,他柔声对许锦雯说:“刚才我去接你,有东西想给你!”
  
  原来是那两万块钱。杨峰说,笔记本我不买了。然后一下抱住许锦雯,很紧,她感觉幸福得快透不过气来了。  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