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表态 > 正文

特殊的邮件

更新:2020-08-19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加载中...字号:|
标签:百度搜索
  初探谜团
 
  巴恩斯是《旧金山探秘报》的新闻记者。这天上午,报社收到了一个很大的包裹,用一家卫浴公司的大型纸板箱包装着,看上去很像浴缸。可是谁会给一家报社寄浴缸呢?而且,这只“浴缸”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。
 
  巴恩斯打开箱子,只见里面赫然躺着一具尸体,是一个穿戴整齐的老头,表情狰狞,似乎死得很痛苦。他双手交叠放在胸前,右手小拇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钻石戒指。巴恩斯的上司鮑勃俯身看了看,忽然惊叫出声:“这人是哈里!就是他,三年前,他手上的这枚钻戒在我脸上划了道口子。”
 
  原来,这个叫哈里的人是旧金山的地产商,他收了大笔纳税人的钱之后,却给人们提供贫民窟一样简陋肮脏的公寓。《旧金山探秘报》对此事进行了系列报道,于是有一天,哈里径直走进报社新闻编辑部,一拳把鲍勃打倒在地。
 
  很快,这些报道引起了政府的重视,政府对哈里逃税案提起了公诉。哈里闻讯逃离了旧金山,从此下落不明,谁知眼下他居然以这种离奇的方式,重新造访编辑部。
 
  巴恩斯在死者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一张名片,名片的主人名叫雪利,是戴蒙德快递公司的老板,公司的地址在弗吉尼亚州。
 
  编辑部的人被尸体吓坏了,赶紧报了警,巴恩斯却觉得这是一条绝佳的新闻线索,准备动身去弗吉尼亚一探究竟。
 
  巴恩斯到达以后,发现这是一个宁静的小镇,他在一家汽车旅馆租好了房间,便去找那家快递公司,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车库。雪利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,穿着浅蓝色的工作服,坐在木头办公桌后面。
 
  面对巴恩斯的询问,雪利说他既不认识一个叫哈里的人,也没有去过旧金山。但是巴恩斯发现,在雪利办公桌一角有一个雪景玻璃球,里面是旧金山金门大桥的微缩模型。
 
  巴恩斯干脆把在尸体身上发现名片的事和盘托出,雪利说:“你要知道,我送货的时候一路穿越三十多个州,到处散发我的名片……那个叫哈里的家伙,是什么把他给害死了?”
 
  “警察现在还没弄清楚。”巴恩斯说,“我还有一个疑问,你叫雪利,但为什么公司名叫戴蒙德?”
 
  雪利忽然笑了:“嗨,被你发现了。从前经营公司的人确实姓戴蒙德,就住在隔壁的黄房子里,现在他女儿住在那里。戴蒙德半年前去世了,当时他正在粉刷房子,忽然从脚手架上摔下来,掉在了一个尖木桩上。”
 
  巴恩斯没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,便准备离开了,在起身之前,他趁雪利不注意,偷偷把那只雪景玻璃球藏在了手中。
 
  走出办公室,巴恩斯瞥见一个年轻的金发女人在窗外浇花,她应该就是戴蒙德的女儿了。
 
  惹祸上身
 
  巴恩斯回到旅馆,打开电脑,在一个数据库搜到五个姓戴蒙德的人,有四个男人和一个叫苏珊的女人。五年前,苏珊·戴蒙德住在旧金山,她住的廉租房正是哈里的地产之一,她因未缴房租而被赶了出去,那次争端闹到了地方法院,三个星期后,哈里便从旧金山消失了。当时的苏珊十八岁,如今就是二十三岁,和昨天那个浇花的金发女人年龄相符。
 
  于是巴恩斯分析起来:苏珊曾去旧金山寻梦,却被赶出廉租房,还被告到了法院,这让她非常难堪。雪利对老板的女儿苏珊心存爱恋,于是找到了哈里并杀害了他,然后把他的尸体千里迢迢运到报社,企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,却忙中出错,把名片留在了尸体上。雪利还把老板戴蒙德从脚手架上推了下去,让他摔在尖木桩上,从而成了这家公司的老板……
 
  然而,这种推测总让巴恩斯感到哪里不对劲,还有这只雪景玻璃球,雪利难道忘了把它藏起来?它出现在办公桌上,就好像故意要巴恩斯发现一样。
 
  巴恩斯打电话向鲍勃汇报了第一天的情况,鲍勃说,尸检的初步结果出来了,哈里是心脏病发而死,但他私下里听说检查时发现了一些异常,还要等进一步检测。
 
  第二天早晨,巴恩斯去了戴蒙德公司的隔壁,他敲了敲黄房子的门,金发女人来开了门。巴恩斯说:“你好,戴蒙德女士,我叫……”
 
  “你叫巴恩斯,你正在追踪一桩可怜男人死亡的案子。据说,有人把他装进了箱子里,寄到了你的办公室。”她说,“雪利都告诉我了。”
 
  “好吧,那么我想问你一些问题……”
 
  女人脸上挂着一丝微笑,打断他的话:“你为什么要问我呢?”
 
  “因为你曾经在属于死者的房子里居住过,他拥有一家地产公司。后来,他把你赶了出去,你该不会忘了吧?”
 
  这时,雪利出现在女人身后,开口道:“巴恩斯先生,昨天我已经回答了你所有的问题,别再来找麻烦了,你在这里不受欢迎。”
 
  现在巴恩斯能确定眼前的女人就是苏珊,看起来她和雪利确实是情侣关系。苏珊拦住雪利,说:“好了,我们为什么不进去喝点柠檬水呢?”
 
  巴恩斯跟着苏珊进了屋,喝了一杯味道很好的柠檬水,他试图重提旧金山的事,可她总是把话题绕开,并给他使眼色,那意思是说,她不想在雪利面前谈论此事。雪利一直坐在旁边,抱着双臂,既不说话也不喝饮料。
 
  巴恩斯明白这样只会耗时间,他只好从椅子上起身,说:“我要回旅馆去了,报社在等我的电话。”苏珊送他走到门口,低声问:“你住在哪个旅馆?”巴恩斯说了地址,苏珊点点头,轻轻把他推出了门。
 
  巴恩斯回到房间,心里的疑惑更多了。他想小睡一下,却忽然觉得腹内剧痛。这时手机响了,是鲍勃打来的,他很兴奋地说哈里的真正死因是某种杀虫剂中毒。巴恩斯想说话,可是已浑身乏力,他费劲地吐出几个字:“解药……我,中毒……了……”
 
  鲍勃开始还以为巴恩斯在开玩笑,后来发觉是真的,他在电话里吼道:“你得把它吐出来!吐干净!快去!”
 
  水落石出
 
  巴恩斯艰难地爬进浴室,趴在马桶上呕吐起来。他感觉体内火烧火燎,只能仰面躺在地板上。忽然,他听到了苏珊诡异的笑声,睁开眼一看,苏珊正俯身对着他,笑着说:“巴恩斯先生,你还好吗?”
 
  巴恩斯看到苏珊手里有一把枪,他努力撑起身体,开口说道:“你和哈里简直天生一对……”
 
  “我们是一对,只是不会长久。”苏珊得意地说,“巴恩斯先生,我问你,他的尸体怎么会到了你们编辑部?”
 
  巴恩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说:“哈里并不是死于心脏病,对吧?他是不是在遗嘱里把一切都留给了你……”
 
  苏珊打断他的话说:“傻小子,他并没有这么做。他把一切都留给了一个小型造纸公司,而我就是这家公司的财务主管,我有权从公司账户提取资金。董事会的其他人要么死了,要么就进了监狱,有意思吧?”
 
  巴恩斯忍住疼痛,咬牙说道:“对不起,我的上司还在电话里叫我呢。”
 
  苏珊这时才注意到地上的手机,鲍勃的声音还隐约响着。她的表情变得紧张而惊恐,刚才有人听到了她说的一切!就在这时,巴恩斯摸出了那个雪景玻璃球,用尽全力朝苏珊砸去。她摔倒了,但很快又爬起来,手里仍然握着那把枪:“你和你的上司都见鬼去吧!”
 
  她先朝手机开了一枪,塑料碎片四处飞溅。接着,她把枪口对准了巴恩斯的脸。
 
  枪响了。奇怪的是,苏珊晃了一下,丢下了手中的枪,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弹孔,倒在了地上。这时,巴恩斯看见雪利站在她身后,手里握着一把猎枪。
 
  在巴恩斯脱离危险以后,雪利终于把一切都告诉了他。五年前苏珊的“被驱逐”只是一场戏,这样一来,外界都以为她和哈里是冤家,谁也不会想到这对冤家竟然是情人关系,并且一起藏身在这个小镇。当戴蒙德先生,也就是苏珊的父亲,对他们的行迹起了疑心,他们便设计害死了他。之后苏珊更是毫无顾忌,她想得到哈里的财产,于是用杀虫剂毒死了哈里,并把尸体埋在了屋后。
 
  在哈里死后,雪利成了苏珊的男朋友。因为他对两起谋杀案都知情,总觉得自己哪天也会被苏珊害死,于是就偷偷行动起来:他把哈里的尸體挖出来,寄到了旧金山的报社。
 
  巴恩斯疑惑地问:“你为什么不去报警呢?”
 
  雪利说:“首先,在毒死哈里这件事上,警察肯定认为我也有嫌疑;其次,哈里经常说起《旧金山探秘报》,还说你这个人一旦瞄上了谁,就会穷追不舍。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是个逃犯,但他总对你们的报纸骂骂咧咧,得病了也不去医院,所以我做了点调查。我打电话给一位朋友,他在房地产行业算是一个大承包商,他告诉了我哈里的真实身份。”
 
  巴恩斯问:“你那位朋友是谁?”雪利微微一笑说:“是一家卫浴设备公司的老板。另外,他们那里还有够大够结实的箱子。”
 
  
<< 返回首页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 | 挑错文字 | 打印本文 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