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表态 > 正文

落日的声音

更新:2021-03-22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 加载中... 字号: |
标签: 百度搜索

初识大海,从落日开始。在防城——一个靠近越南的港口。

那是我参加的第一次航行。事实上,第一次航行,自船从北海开往防城已经开始,但这两个城市之间的航程只有三个小时,新鲜感替代了所有想法,三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。当船在防城港装好货,等待开航的时候。其他人都休息了,我却不能平静。便一个人登上驾驶楼顶。我一个人坐在海风中。远处是大海,更远处还是大海。

那时是黄昏,船需等到晚上十点才开航,好在清晨时经过琼州海峡。

夕阳沿着船尾滑过。那些光亮,在那个时候显得很静穆。一些不知名的鸥鸟从头顶飞过,扔下一串尖叫,然后掠向远处。望着远去或者从远处飞近的鸥鸟,不一会儿人便会有一些入神。不由自主,视线会随着那些鸥鸟飞行的轨迹通向虚无。很久之后才发现,原来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。于是重新看夕阳。

若干年后,我记录下了那时看到的一幕:“那些光亮/直逼耳朵/静穆地燃烧”,“从一幅画/向另一幅画/继续着荒凉。”在大海中孤独地静坐,作为正要从事航海职业的人不太可能不陷入一种难以言说、与惆怅紧密相连的心境中。

这样的心境,伴随我很长一段航海的日子。那是惆怅、灰色,难道这就是大海给我定的调子吗?

而事实上,大海更多的是蓝色,就算在落日余晖中,大海也不改蓝的本质。那种蓝,在昏黄中充满光亮、通透和坚韧。而灰只是掩蔽在大海颜色中的一小部分。这一小部分就像是空气中的某一阵风。很多时候我忘记空气的存在,而风吹的时候,我的脸和眉心会感觉到来自遥远的冷的冲击。这样的冲击远不比空气重要,但是会在我的内心留下更久远的记忆。大海里的惆怅和灰,正是如此。

有些经历中的印象一经形成,便无法更改,在心里就像大榕树一样,外界风或者雨的吹打,或许会让它有些许变化,但是它的根随着岁月的更迭不会有多大的改变,那些根会越长越深,直到树干枯了,它们仍会鲜活如初。

<< 返回首页 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| 挑错文字| 打印本文| 下载此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