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表态 > 正文

这个七月太冷漠

更新:2021-08-21 编辑:pengjun 来源:未知 人气: 加载中... 字号: |
标签: 百度搜索

谷大妈有二十多年没回沈阳老家了。谷大妈的儿子徐建这几年做生意发财了,前几天正好去沈阳谈生意,徐建谈完生意后去看望了舅姥爷也就是徐大妈的亲弟弟,舅姥爷看着外甥拿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来了很高兴,把自家的儿子闺女都叫回来隆重招待从京城来的老板外甥,带着徐建去了大饭店吃大餐。徐建喝的高兴了,拿出随身带的录像机给舅姥爷一家录像,舅姥爷和他的儿子谷雨生闺女谷月都在录像里说想谷大妈了,希望她能回来看看。

俗话说落叶归根。谷大妈七十五岁了,自从儿子把录像放给谷大妈看了以后,谷大妈的心里就开始想老家了。她天天磨叨儿子说是想回沈阳看看。徐建经不住谷大妈磨叨,给谷大妈买了一张高铁票,把老太太送上火车后又电话通知舅姥爷去火车站接人。

谷大妈到了沈阳第二天,弟弟带她去老宅看看,二十多年没回来,沈阳变化很大,老宅的旁边建起了一个大市场。谷大妈的弟弟让她在老宅旁的石凳坐着歇会,他去集市上买点肉和海鲜。七月的天太阳毒辣辣地晒,谷大妈想起明天是弟弟的生日,她想下去看看有没有蛋糕房给弟弟定个生日蛋糕。

谷大妈本来就胖,转了一圈也没看到蛋糕房,就买了十斤鸡蛋提着回到老宅等了弟弟。石凳被太阳烤的灼热,周围也没有遮凉挡阴的地方,晒得谷大妈热汗顺着脖子淌下来,谷大妈也顾不了许多,撩起褂子扇着风。

谷大妈想可能弟弟回来找她没看到,以为她回家了。谷大妈犯难了,她没有手机,年岁大了,谁的电话号码她都记不住。她自己还真找不回弟弟的住处,打听别人她又说不出弟弟的住址。天气闷热加上心里着急,谷大妈突然感到胸闷气憋,浑身冒汗,心口揪紧地疼痛,她突然感觉天旋地转晕倒在地,手里的鸡蛋也都散落在旁边。谷大妈有心脏病,平时她的衣服口袋里都带着速效救心丸,这次因为早晨新换了衣服药忘记带了。谷大妈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吃力地呼救:救救我呀!快送我去医院,我兜里有钱……

虽然有人停下来看着谷大妈躺在地上,可是谁也没上前,估计是怕遇到碰瓷的。

谷大妈用尽力气说:我儿子是大老板,我们家有钱,你们救救我,要多少钱都行……

人们都围在谷大妈的身边就是没人出手相助,谷大妈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识的面孔,她想起来了,就是在录像中看到的她弟弟的儿子谷雨生,谷大妈可算见到亲人了,用力向那人伸出胳膊:救我……

那个人还真是谷雨生,这么多年没见了,他没认出眼前的这位老太太就是他的亲姑姑,谷雨生见老太太倒在地上可怜,刚要伸手相救,他媳妇急了,上前拦着他说:你干嘛?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真要是老太太有个好歹死在路上,她的家人还不讹上你呀,快走吧。

谷大妈眼睁睁地看着谷雨生被媳妇拉走了,她越发着急越是倒不上气来,没一会的功夫就停止了呼吸,人们看老太太咽了气,都怕在旁边占包,立马一哄而散,偌大的集市上没人过来看谷大妈一眼。

谷大妈的弟弟回到家看谷大妈没回来,他又返回老宅找谷大妈,路上遇到谷春雨和媳妇就一起返回来找谷大妈,谷大妈的弟弟老远看到姐姐躺在地上赶紧跑过去,看到谷大妈已经咽了气就哭起来,谷雨生这才知道,原来向他求救的是自己的亲姑姑。

<< 返回首页 购买  更多 >>

分享到空间| 挑错文字| 打印本文| 下载此文章